首页 | 精英招募 | 联系我们
Search

野狼评论

返回 首页 > 深度分析

冰火两重天的中企跨境并购

 

    前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中国企业的不断扩张的需求,跨境并购已经红红火火了好一段时间了。尤其是去年,以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机器人、木林森收购欧司朗照明、宏芯基金收购爱斯强芯片为代表,连续的向德国传统高科技企业发起并购案。说明随着国内经济的向上突破能力不断趋稳,市场的消费升级和企业自身发展的瓶颈等原因,跨境并购的规模更是不断的增加。从2010年的年交易额494.4亿美元跃升为2016年的2272.4亿美元。6年间规模扩张了5倍有余。虽然跨境并购的规模在不断的剧烈扩大。也正是由于这种爆发式的增长,使得个跨境并购案所产生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仅去年一年中国被取消的跨境交易就有383.8亿美元,这一数字要比2009年度全国完成的跨境交易额的总和(364.5亿美元)都要多。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荣景的侧面,仍然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对于并购来说,大致都是追求以下几个目的:

1.      追求更大的市场份额

2.      追求规模经济

3.      追求并购后的溢价

4.      获得新的发展能力(技术、牌照、研发力量、管理能力等)

5.      管理层驱动并购

6.      合理节税并购

7.      实现企业发展战略或企业领导者抱负

    而对于跨境并购来说,可能前4项是在考虑并购时最为看重的点。企业在更大市场份额上的扩张,在更广上下游渠道上的横纵,在更新技术上的探索,在更优管理成本上的追求,在更优品牌上的建设。便成为了企业的当务之急。而通过收购一家境外的优质企业,是满足以上这些需求的最佳捷径。

    美好的事物也总是那么危险,并购也同样如此,并购除了为企业能够带来看得间的红利外,它还蕴藏着许多看不见的风险。据统计,仅有大约20%的并购案例最终结果可以说是成功的。有60%的并购案例结果并不够理想。剩下有20%的并购案的结果是以完全失败收场的。之所以会有这样2-6-2的形态分布,是因为并购过程中有许多隐藏的陷阱。一旦被洞口的光明所吸引而忽略了脚底的黑暗,摔倒便成为一件非常可能发生的事情了。而在一般并购过程中的陷阱大概有:

1.      并购的效益被高估

2.      并购的价格过高

3.      并购时企业融资不当

4.      忽略了法律风险

    而在并购完成后仍然会遇到诸如并购整合风险或并购后经营管理陷阱等。对于跨境并购案来说,除了这些一般并购会有的问题会变的更为突出和明显之外。

    跨境并购还有其特殊的并购困境,例如:

1.      海外并购目标政策性保护

2.      海外并购与经济发展大趋势不服

3.      并购能力强但整合能力弱

4.      海外投资的监管

5.      专业人才的缺乏

    以上这些特有的问题中的并购目标被政策性保护这一点在去年表现的尤为突出。例如,2016年度被取消的跨境并购案的前10名中(以金额计算),除了第一名安邦收购喜达屋和第十名光明乳业收购Tnuva集团属于酒店餐饮业,是消费升级类型外,剩余的8起收购案统统都是涉及到机械、金融、科技、能源的敏感领域。当国内企业在收购这些敏感行业的公司时,如果表现的太激进,往往会激发起别国政府的警惕心理,从而最终导致交易的不成功,例如针对德国芯片企业爱思强的并购案,甚至惊动了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并被他否决。即使是美的集团成功收购了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木林森成功收购了欧司朗旗下子品牌朗德万斯。在成功之余,也刺痛了德国人的敏感神经,致使德国目前正在联合法国准备向欧盟提议修法来抵抗中国企业对欧盟企业的收购行为。

    除了政府的政策性保护风险之外,国内企业的并购能力强,整合能力弱以及专业人才的缺乏往往也都是导致并购不成功或者即使并购成功但后续管理漏洞百出的主要原因。

    去年比较有意思的一组数据是,就跨国并购案发起数量来分类,国企发起的跨境并购案仅占所有并购案的30%多。这也进一步说明了,越来越多的国内民营企业的体质已足够强壮,强壮到能够、也迫切的需要通过收购境外企业,才能更好、更迅速的进一步扩充与发展自己的程度。与这一数据相呼应的是并购设计行业的分类。从过去能源,大宗资源类,低科技含量型企业,向金融、IT、工业、医疗等高附加值产业上转移,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国内企业的产业升级的需求在快速的增长。但过快的产业升级的需求,也可能和自身的技术能力成倒挂形态。

    笔者去年就曾经有机会参与到一起跨境并购交易中。某中资医疗器械企业希望通过并购欧洲的医疗器械企业来拓展欧洲市场。最后寻得一标的企业为法国某微创人工心脏瓣膜生产企业。在各方面条件都满意的情况下,企业最终倒在了专业人才缺乏这一刀门槛上。对于收购一家拥有专业技术比自己高几个数量级的企业,即使并购成功后,对方的技术优势对于我们来说不一定是“资产”,也有可能是“负债”。

    虽然跨国并购面临诸多问题,但并不代表2017年度的跨国并购市场会萎缩。我国会由于外汇政策的限制,适当的提高跨国并购的门槛。针对房地产、酒店、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非理性大额并购、与主营业务无关的并购、“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并购案将采取限制措施,但同时,国家也会继续鼓励企业的战略性并购。特别是如果并购案能够配合到国家战略层面的政策,比如符合“一带一路”投资倡议的,国家都会予以支持。

    对于企业自身来说,跨境并购不但是一件需要深思熟虑的事情,更需要企业自身有过硬的体质。再试图通过急速的扩张来强化自身,这样的做法在未来可能行不通了。除了企业自身体质好、战略明确、投资目标精准外,在交易的具体细节上也要审慎考量。对于交易方式、付款方式、并购主题等都需要进行提前的合理安排,从而降低因为监管部门的介入而导致交易进度的延误甚至交易被取消的发生。

    从长远来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速度的逐步放缓,国内市场的日益饱和。走出去终究是我国企业未来大的方向。但需要走出去并不代表可以盲目走出去,国际市场的蛋糕又大,种类又多。我们还需要一口一口的挑适合自己的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