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英招募 | 联系我们
Search

野狼评论

返回 首页 > 深度分析

特朗普的财政扩张政策是良药还是毒药?

 

119号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战胜呼声较高的竞争对手希拉里,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当选无疑是今年继英国退欧事件后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这个从来没有过从政经验的人将要统领美国走向什么样的未来,正式上任后具体的经济政策无疑是目前市场最关注也是影响当前市场的最大不确定因素。回顾一下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以及最后胜选的发言强调的经济政策的核心就是基建,减税和加息。抛开特朗普真正入主白宫后是否会完全实施竞选时的激进政策,先来分析一下这些政策在当前的形势下是否合理。

首先是加息,特朗普竞选期间对于低利率的诟病是在于宽松的货币政策粉饰了经济形势一片繁荣的景象,不利于他竞选。况且美国的货币政策是由美联储根据美国经济情况和通胀数据来制定的,历届总统对于货币政策都没有直接的干预权。因此,加不加息是美国经济走势的客观结果,并不会由特朗普的主观意志而发生改变。

其次是减税,其目的更多地是配合美国企业回归本土化,包括实际经营地的回归和利润的回归。这个政策在实践中会遇到很大的阻力,就算特朗普要兑现诺言,估计也只能在部分行业中尝试,推广到整个经济层面的可能性不大。

最后是基建,从积极的角度来看,在货币宽松政策的作用已经近乎失效的市场,特朗普把经济政策转向“财政为主,货币为辅”来寻求突破是正确的选择。就现在来说大量基建投入对美国经济是有拉动作用的,一定程度上会使美国再通胀和经济复苏。

从另一方面来说,特朗普又要减税又要基建的政策组合必然会加大财政压力,这最终只能通过发行国债来支撑。不要忘了,美国这些年一直在挑战自己的债务上限。未来特朗普上台后可以预见,美国财政部迟早会把调整债务上限提上日程。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这次在参众两院都占多数席位,特朗普政府推动政策的阻力会比奥巴马政府小很多。如果必须调整债务上限,要通过两院同意似乎并不那么困难。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截止到2016930日,美国债务规模将达到惊人的19.53万亿美元(不包含利息)或者19.66万亿美元(包含利息)。这就意味着,如果美国名义GDP在下次统计时,美国的总债务占GDP比重将上升到105%。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美国的债务到2020年将达到22.6万亿美元,到2026年将上升至29.3万亿美元。

那么问题就来了,要大搞基建的特朗普新一届美国政府如何支撑如此庞大的债务?就算债务上限顺利上调,新发行的国债又会有谁来买单呢?值得庆幸的是,之前几次调整债务上限都是在美国出现危机,经济处于下滑的过程中完成的。但是今非昔比,如今特朗普的财政扩张将支撑美国经济复苏,如此的话,美国国债也将摇身一变成为香饽饽。因为之前美国发行新债券是通过“威胁”全球投资者如果不举新债就会出现违约的现象,投资者是不得已而为之买单;而如今是告诉全球投资者如果举新债就能够创造更多的利润,投资者面对利益诱惑会忘却美国国债规模所带来的危害。因此,只要美国能搭上经济复苏的预期,美国国债的销售将变得易如反掌,短时期内更不用担心债务违约的问题。

根据以上的分析,特朗普的财政扩张政策不但行得通,而且不仅对美国经济复苏将起到积极的作用,还能暂时解决美国债务规模不断上升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就算真正实施如此大规模的财政扩张计划需要几年的时间,只要市场对此保持预期,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会呈现出美元指数、美国股票指数和美国国债都上扬的局面,加剧资本流入美元资产的速度。

当然,就特朗普的财政扩张政策能否彻底让美国经济复苏下定论还言之过早。不过随着财政支出不断地投入,经过一段时间,财政支出对于GDP增长的边际效应逐渐减小之后,美国庞大的债务规模将再次成为市场的担忧,美债如果违约影响之大,后果之严重不言而喻。所以美国采取直接违约的可能性较小,最终还是会通过美元贬值的手段来变相解决债务问题。

    总而言之,特朗普上台后如果真像竞选中所承诺的来执政,确实会给美国的美元,美股和美债市场带来较长时间的虚假繁荣。然而如果美国债务上限成为一个“摆设”能被轻易“挑战”,最终必将让美国变得没有“底线”。对于那些现在瞄准了美国资本市场,过于乐观的投资者们是不是需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些,审慎行之?